lovewill

同人创作兼原创作者 lovewill,请多多指教。
QQ 2729677492
主要作品集中在合集 短篇 和 诗歌 中

于黎明之朝向勇敢的我挥手问好(coming soon)

  我一直都畏惧着某些东西,所有的缘由我都归结成一个——未知。 

  不知道得病后会不会死,所以我害怕得病;不知道考试失利后会不会受到别人异样的眼光,所以我会拼命学习;不知道肌体肥胖之后会不会被别人挤兑,所以我会一直努力地运动;不知道黑夜里床下有些什么,所以我会遐想出一个个可怕的魔鬼藏在其中;不知道失败后命运会把自己导向何处,所以我会对失败充满恐惧。 

  但是啊,我貌似陷入了一个怪圈中,四处奔波而每一次都会碰瓷,日出的时候我收拾起帐篷开始出发,而日落的时候又会回到昨晚升起篝火的原点。我貌似永远也成为不了果断勇敢的那种人,所以我会四处碰壁。

《于黎明之朝向勇敢的我挥手问好》

紧张制作中




好想写完又不想写

是因为有好多想要写出来但是高中生开学了压力会很大

总之很累

完全没动力呢

会尽力。的

片段

出自于2019-09-08发布的

MISSING IS AT A MOMENT



  我明天的工作还是重复今天的工作,你是否也是这样呢?你现在一定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高中时的你就是一个固执、偏见、善于隐藏的女生,什么事情都能一个人担的下,天真的我们都无法理解生活的概念,认为年轻就应该敢于承担一切。对于现在的我而言,生活就像一个迷宫,进去了,就很难出来。尽管走的很累,在无数次拐角处碰壁,甚至在走错过的路上做下标记还能再错一遍,但是我们还是要不停走下去,不是么? 
  书桌上的收音机里一直放着那几首听不厌的曲子,我每天仿佛是在陷入一个循环,睡不着的时候就冲一杯咖啡,太瞌睡了就去吃一大瓶安眠药,睡就要睡的死一点,不睡就永远不要睡好了,反正都会醒来。某人掉进陷阱里还是不要挣扎好了,好不容易才有死心的机会为什么不珍惜呢。 
  你对生活理解的概念是什么呢?是小鸟依人一般依靠别人,还是充满热血去伸手一搏,或者是像我一样在无限的循环中徘徊。 
  我就这样徘徊着,直到在∞一中找到一个缺口冲出去,如果你也是无穷那我们相减(相见)好了,因为∞-∞不就是从零开始么。相减的时候,我会把那一天从妈妈那里找出的一个笔记本给你看,我要把我不敢说出来的话全部说出来。 
  我们明明都互相喜欢着彼此,为什么像针线交织一样一错再错呢,今天是你送给我一颗草莓味的糖果,明天我依然是朋友一般向你说一声早安,那个独一无二的你就静静地站在的我面前,到底是你主动伸出手,还是我勇敢地不顾一切去牵起你的手呢?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你的眼睛,心里全是怀疑、不安与期待。我害怕误会所引起的尴尬,害怕在告白之后我们的关系就会破解,害怕在努力尝试后发生某些不好的事情。就这样,自卑的我装作害羞的样子陪伴着在你身边,直到分别的那一天。 
  座位就在窗前,你的身旁,替你写作业上学迟到被罚值日,上课说悄悄话被罚站,因为和欺负你的人打架被老师停课,我都不会对这些事后悔,因为英雄不就是这样嘛,那些闪光娇柔地台词从来不会说出口,心里却永远守护者某一个人,做的任何事情不都是为她做的时候嘛。虽然没打算把那句话说出口,但是在上学路上和你一起买两元的冰淇淋的时候,在处理大家留下的伤口的时候,在回到家后在澡池里泡着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都会悄悄地默念着那一句娇柔的话——“我能永远像这样守护你么?” 
  但是,对我所虚度的光阴说声对不起或者是永别吧,我也要向胆小的我说声再见,你也喜欢我对吧,因为笔记本上到处都是你真挚的坦白,一直等在我身边的你,一定坚定不移地等了我很久。太抱歉了,原谅我不敢回应你的坦白,或许冲着完毕自卑的我大骂一顿我感到会好一点,对未来的幻想啊,那份蹩脚的温暖我到现在才能感觉到,如果那个时候我会请你到樱花树下,把笔记本塞到你的手里,支支吾吾地说出内心的感受,幸福也许会一直延续到现在吧。 



图源:幻象黑兔

请仔细品味

片段出于2019年8月份发表的《时间与流逝——总是留不住那个被称作是全部的人》

  比赛当天的天气异常的晴朗,是真姬最喜欢地天气。蔚蓝的天空中仅仅飘起了三四多白云,阳光不用经过云朵的洗礼而是直接地照射在人们身上,尽管有些刺眼,但是她觉得这是最温暖的感觉。

  赛场在室内,来自各个学校的参赛者和观众评委都坐在正对舞台的对面,他们大概会有三百多人。

  “会紧张吗?”

  日香今天戴上了昨日真姬送给自己的蝴蝶结,依旧是学生制服打扮的她每每微笑起来的时候总会给真姬某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不,不会。”真姬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下一组是音乃木阪学院音乐社为我们带来的《时间的流逝》”

  虽然音乐社的大家并不参加比赛,但是她们还是很积极地为真姬等人在舞台上摆放好乐器和谱架。

  

  指挥老师一挥令下,大家抬起长笛开始吹奏。

  

  ※

  第一乐章,是缓慢的河水。低沉饱满的长笛声将听众们带入了涓涓细流中,既然时间是一片大海,那么大海就是每一条河流所汇聚而成的,正如每个人的时间,它们零零散散、缓缓慢慢的加减乘除起来,集中地流入大海里,努力地支撑着整个世界。

  ※

  

  

  ※※

  第二乐章,是汪洋的大海。日香用最缓慢的气息独自一人吹起长笛,她站在风情浪静的海洋中,没有一丝波澜,如此得平静,如果是一个人,这个世界本应该就是如此。但是世界又怎么能一直如此?每一把长笛,都象征着一阵风,刮起海平面的浪花,一把把长笛奏成的曲子就像飘摇不定的流逝的时间,它们使原本平静的大海变得波涛汹涌起来,同时在阳光照射下的也让这片大海变得温暖起来。真姬的钢琴声就像淅沥沥的晴天雨,它悄悄地下起来,不知不觉,在海浪上荡漾起一阵阵波纹。

  ※※

  

  ※※※

  第三乐章,是流逝的时间。风,逐渐停下来,而雨,仍旧在下着,并且越下越大,越来越急,但是突然间,雨声也戛然而止,整个海面又陷入了无名的死寂当中。她躺在时间的海洋里,刚刚的一秒又一秒从指尖溜走,海浪曾加速过自己前进的步伐。而此时,她有些后悔,她并不想加速到成功的彼岸,比起现在,她更喜欢刚开始的缓慢和温柔,此时时间的静止,是在为下一次的加速做准备。不久,那股风又吹了起来,日香的风听起来十分高亢,因为她卷了一片巨大的浪花,吹走了依旧沉醉在往事的那个人,尽管不忍心离开,但这是这不得不的。晴天雨也如期而至,她躺在时间的大海里遨游,越是游,时间逃跑的速度就越是越快。在时间的大海里,你没有任何的依靠,一但流逝,这将成为大脑记忆的一部分。听啊,那是西美的风声,那多浪花更加啸冷,还有其他人的,她们貌似是在追赶着某些东西,顺便把身边的时间也卷走,尽管她再哭,但是流逝的时间是无法停下来的,被生下来就要认清楚这一点。晴天雨下的更加更加猛烈了,伴随着那阵阵走远了,她们都是流逝的时间,就让她们吹奏的更加激情一点吧,在青春的尾巴留下平生中最美好的记号。

  ※※※

  

  

  【一阵阵浪花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到了那里她们才发现大家都是以一脸哭泣的样子迎接着自己,他们怀念着刚刚流逝的时间,又害怕它们,因为那会带走自己的太多太多。现在唯一来得及珍惜的只有此时此刻仍旧下着的晴天雨,她还不想停止,她还想更多地下到大家的心田中,最重要的是,她还要下到那位学姐的心田中,让她理解到自己一直都把她当做自己最重要的存在。】

  

  但是,世界上任何东西总是要结束的,所以还是请停下来吧,晴天雨,尽管你不舍得放开。

  “日香,谢谢你。”真姬偷偷地对日香说。

  她站在学姐们的最右侧,现在正中间的日香和西美前辈拿着手中意义不凡的一等奖,努力地坚持住快要忍不住的泪水,最后的一次比赛,最初的一次一等奖,最后的一次努力,成就了最初的梦想。

  在相机的咔嚓一声过后,这张照片将会成为她们这一生中一个重要的绳结。

不知道会写多少

        “我希望啊,就算是宇宙爆炸了我们也可以一直在一起”

  “怎么可能啊。”

  “一定会的,只要我还活着。”

  “如果死了呢?”

  “那我会变成一个太阳,如果你能感觉到温暖的话那一定是我在你的心里。”

  “那也会有黑夜吧。”

  “那……………………”

  对的,这个世界不可能一直都温暖下去。

  就是因为有离别,陪伴才称得上是陪伴。

  可能我的生命会在那次爆炸消逝,我的肉体会被火焰吞噬,但是我却丝毫不后悔。

  抱歉我没有接下那句话。

  但是,在那之后。

  我的灵魂每日都围绕在你身旁。

  你哭了,你笑了。

  你发呆,你发困。

  每个细节我都观察得清清楚楚。

  然后我偶尔看一看生前我为你种下的樱花树。

  我想起了那一年生日的我,坐在花海中和你亲吻的样子。

  如今

  那棵树又开起了苞芽。

  下次你会和谁一起醉在花海。

  我也只能作为这个世界的旁观者。

  我是神,

  永远也无法触摸到你。

  那就让我快点进入轮回,

  来世还会是你么?





图源:Pixiv

原谅我最终的我也走出了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全然不知地忘掉

一点也无法将藏在心底某处的糖果找出

但是我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也许某天我又会把那颗糖果含在嘴里吧


很难得地回忆起了以前妮姬带给我的感动





日香啊你怎么了

你在夕阳中若隐若现

是要消失了吗

好想再牵起你的双手

但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开始用了请 

织成的花瓣全部还给你好了

然后我失去了笑容

子弹绽放在胸腔的正中央

血像泵头一样在空中挥洒自如

不要太远了好嘛

寒冷的深渊已经把我的思想冻僵了太久

你应该是那阵暖风

吹过来的是柔和的声音

我看着你的头发

牢牢抓住你的裙摆

无论何时都一定要在一起

无论如何

都一定要在一起



            WHERE Where where

         这里是被死神遗忘的地方,就连上帝也从未察觉到这里的存在。
  某些人可以在这里短暂的休息一下,好好的思考人生的哲理,见一下自己相见而又见不到的人,好弥补一些活在世界上时没有实现某些梦想的遗憾。
  然后真姬抱着不确定的心出现在这里,坐在如镜子一般的湖面上,这里没有黑夜,也没有上下之分,大概是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眼前都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明明昨天还在努力地为活下去而奋斗,突然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真姬无法理解这里的一切,包括已经离开却碰仍旧在自己身旁徘徊的人。
  她的名字叫做日香,两个月前因为溺水提前离开了人世。
  真姬凝视着她,复杂的心情和糟糕的精神杂糅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没有任何的知觉与味觉,尽管能够听见身旁嘈杂的声音,但是这大概和没有差不多吧,所以真姬的听觉也丧失了。
  “我,不该……”
  她仿佛在祈祷着,双手合十,闭上双眼,熠熠生辉的阳光将她整个身子包围住,面前就是天空,那里面应该有看不见的神明大人,他会保佑真姬吗,整天都闲坐在时而蓝色时而灰色的天空中不会厌倦吗。
  “还是……不要……”
  “真姬?真姬你在干嘛?”
  最不愿意发生的问答还是发生了。
  日香站在自己的面前,用一双灵慧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但冰冷的空气把真姬的嘴巴冻得一句话也想不出来,尽管咚咚咚的心脏一次次地催促着嘴唇,舌尖和牙齿多出必要的回答,但是,但是就好像大脑一不留神打了个盹,所有的动作、表情都不受控制了。
  “我在……我在祈祷……”
  对,她在祈祷这奇怪的对话能够快点结束。
  “在祈祷什么呢?”日香把双手插在腰间。
  “命运……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想知道……如果醒来的话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吗?”
  是结茧了的蝉蛹最后的命运一定会是冲出束缚吗,真姬怀着莫名地勇气来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又奇怪地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驻足在世界上不存在的地方,自己是否该回家了,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梦不会持续多久,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
  “应该,不会了吧。”日香苦涩地笑着。
  “我不想离开你。”
  “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被我束缚吧。”
  “我认为,这样子被你抓住的感觉很幸福。就像那天在水中牵着你的手一样,我感觉……其实换做是我死的话也很满足。”
  “但是事实不已经是如此了吗。”
  她感觉眼前的女孩在消失,一颗颗星星化作肉体,而肉体又被尘埃冲散,这个世界这样子轮回了好久,每个意志消逝又被重造。
  “所以准备好回去了吗。”日香用最后温柔的气息在真姬耳边低语,“那个无法接受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的世界。”
  “嗯。”
  “在无数次的浪潮中,我其实就是那其中一个。也许你会遇到更好的,你也不会因为一波水纹而停止前进的步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墓碑。我啊只不过是早了一点,如果想要再见到我的话,请立刻忘了我,然后等你躺进土壤里,我们再好好地吻在一起。”
  日香走了,整个世界黑暗下来,没任何光线。
  那是痛觉吗?
  真姬猛的觉得身上压着什么东西,嗓子痛得想火燎一样。
  她慢慢地睁开眼,看见,奄奄一息的日香趴在自己身上,身旁是冰冷的海水和鸣笛的救护车。
  每个人都喊着自己的名字,但是那应该不是在喊这个真姬。
  “我会听话的。”
  漫烂无暇的朝阳照透暗紫的天空。
  我爱你。
  这句话被海鸥送给了远方的天使。
  然后天使又低语着什么——
  但是真姬听不清了。
  (完)

图源:Pix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