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will

同人创作兼原创作者 lovewill,请多多指教。
QQ 2729677492
主要作品集中在合集 短篇 和 诗歌 中

于黎明之朝向勇敢的我挥手问好(coming soon)

  我一直都畏惧着某些东西,所有的缘由我都归结成一个——未知。 

  不知道得病后会不会死,所以我害怕得病;不知道考试失利后会不会受到别人异样的眼光,所以我会拼命学习;不知道肌体肥胖之后会不会被别人挤兑,所以我会一直努力地运动;不知道黑夜里床下有些什么,所以我会遐想出一个个可怕的魔鬼藏在其中;不知道失败后命运会把自己导向何处,所以我会对失败充满恐惧。 

  但是啊,我貌似陷入了一个怪圈中,四处奔波而每一次都会碰瓷,日出的时候我收拾起帐篷开始出发,而日落的时候又会回到昨晚升起篝火的原点。我貌似永远也成为不了果断勇敢的那种人,所以我会四处碰壁。

《于黎明之朝向勇敢的我挥手问好》

紧张制作中




好想写完又不想写

是因为有好多想要写出来但是高中生开学了压力会很大

总之很累

完全没动力呢

会尽力。的

            WHERE Where where

         这里是被死神遗忘的地方,就连上帝也从未察觉到这里的存在。
  某些人可以在这里短暂的休息一下,好好的思考人生的哲理,见一下自己相见而又见不到的人,好弥补一些活在世界上时没有实现某些梦想的遗憾。
  然后真姬抱着不确定的心出现在这里,坐在如镜子一般的湖面上,这里没有黑夜,也没有上下之分,大概是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眼前都是一望无际的蓝天。
  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明明昨天还在努力地为活下去而奋斗,突然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真姬无法理解这里的一切,包括已经离开却碰仍旧在自己身旁徘徊的人。
  她的名字叫做日香,两个月前因为溺水提前离开了人世。
  真姬凝视着她,复杂的心情和糟糕的精神杂糅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没有任何的知觉与味觉,尽管能够听见身旁嘈杂的声音,但是这大概和没有差不多吧,所以真姬的听觉也丧失了。
  “我,不该……”
  她仿佛在祈祷着,双手合十,闭上双眼,熠熠生辉的阳光将她整个身子包围住,面前就是天空,那里面应该有看不见的神明大人,他会保佑真姬吗,整天都闲坐在时而蓝色时而灰色的天空中不会厌倦吗。
  “还是……不要……”
  “真姬?真姬你在干嘛?”
  最不愿意发生的问答还是发生了。
  日香站在自己的面前,用一双灵慧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但冰冷的空气把真姬的嘴巴冻得一句话也想不出来,尽管咚咚咚的心脏一次次地催促着嘴唇,舌尖和牙齿多出必要的回答,但是,但是就好像大脑一不留神打了个盹,所有的动作、表情都不受控制了。
  “我在……我在祈祷……”
  对,她在祈祷这奇怪的对话能够快点结束。
  “在祈祷什么呢?”日香把双手插在腰间。
  “命运……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想知道……如果醒来的话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吗?”
  是结茧了的蝉蛹最后的命运一定会是冲出束缚吗,真姬怀着莫名地勇气来到了这个地方,然后又奇怪地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驻足在世界上不存在的地方,自己是否该回家了,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梦不会持续多久,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
  “应该,不会了吧。”日香苦涩地笑着。
  “我不想离开你。”
  “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被我束缚吧。”
  “我认为,这样子被你抓住的感觉很幸福。就像那天在水中牵着你的手一样,我感觉……其实换做是我死的话也很满足。”
  “但是事实不已经是如此了吗。”
  她感觉眼前的女孩在消失,一颗颗星星化作肉体,而肉体又被尘埃冲散,这个世界这样子轮回了好久,每个意志消逝又被重造。
  “所以准备好回去了吗。”日香用最后温柔的气息在真姬耳边低语,“那个无法接受但是又不得不承认的世界。”
  “嗯。”
  “在无数次的浪潮中,我其实就是那其中一个。也许你会遇到更好的,你也不会因为一波水纹而停止前进的步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墓碑。我啊只不过是早了一点,如果想要再见到我的话,请立刻忘了我,然后等你躺进土壤里,我们再好好地吻在一起。”
  日香走了,整个世界黑暗下来,没任何光线。
  那是痛觉吗?
  真姬猛的觉得身上压着什么东西,嗓子痛得想火燎一样。
  她慢慢地睁开眼,看见,奄奄一息的日香趴在自己身上,身旁是冰冷的海水和鸣笛的救护车。
  每个人都喊着自己的名字,但是那应该不是在喊这个真姬。
  “我会听话的。”
  漫烂无暇的朝阳照透暗紫的天空。
  我爱你。
  这句话被海鸥送给了远方的天使。
  然后天使又低语着什么——
  但是真姬听不清了。
  (完)

图源:Pixiv

                        我心中的恶魔

                     VS 麻痹者   其二

  麻痹者是个矛盾的存在。

  在点着了那盒IPEX药剂后,她陷入了沉思——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活着,活下去又是为了什么。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无法去保护甚至还要亲手去销毁她,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对于缠流西美的死,麻痹者并不想向上级汇报些什么,她已经失去了再次恳求同情的信心和对未来的希望,就如被洪水淹没的稻草一样。
  花美由子躺在熊熊烈焰中,注视着天空中挥之不去的缠流西美,想要牵住她的手,但是那东西又遥不可及。
  就让高温分解掉一块有一块肌肤,随时间倒流回那矛盾开始的地方,在抵达天堂之前需要经过一次地狱,这是受虐的轮回。

  ※      ※      ※

  “一起走吗?”
  大家都是刚刚下课,留着披肩发的缠流西美还没有等到由子收拾完课本就握抱住她偷偷地吻了由子的脸颊。
  “你先走吧,结束后我会跟上你的。”
  由子的回答简直就是给花美火热的心头上泼了一盆冷水。平日里两个人因为各种原因都无法待在一起,今天好不容易空出的休息里日由子却无法陪伴西美去水族馆。
  “那……在哪等你?”
  “嗯…老地方好吗?”
  “好呀。”
  由子心里也十分愧疚。
  她用力地抱住西美,用舌头舔干她的眼泪,能读懂西美有一些讨厌现在的自己,讨厌现在因为各种原因而逐渐疏远西美的花美由子。
  “注意安全。”
  “你也是。”
  花美同由子告别后,一个人坐上了回家的电车。
  由子一个人走回学校,孤独的她也不想瞒着西美自己仍然与组织保持着联系的事情,也不想让组织知道自己与西美的恋人关系。她深知组织的中层成员不能爱上任何一个已经被同化的底层成员,况且西美也是组织的背叛者。她曾经向组织解释自己是为了获取更多IPEX基因的遗传信息而假装接触西美,但是现在就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假戏真做起来。
  等到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是已经是是五点半了。按照以往的暗杀任务,组织也许会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向她发送一封暗杀通知,在这段时间内,她必须耐心地等待。
  乌鸦立在门口的电线杆上,鲜血一样的枫叶覆盖住了整个地砖,天空中的一片残云让她想起了西美身上的刀疤,那是自己不小心划上去的。由子又想起手工刀,它好像被落在了桌兜里。
  西美转身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五点钟,竟然比之前要早半个小时。
  “坏了吧。”
  由子并不在意,她揉了揉披散的长发,收拾收拾桌兜的书本,同时又翻找着一把手工刀。
  现在教室里安静得可怜,从外面依稀可以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和叽叽喳喳的低语声。由子可以确切地感知那声音正在靠近自己,她连忙装起读书的样子。
  “再见~”
  “明天见哦。”
  推开门的是和自己同班的西木野真姬,一米六的个子带着一副吊梢眼,刚刚露出脖子的短发和难为情的表情看起来干练有一些羞涩。
  “由子?西美……不都已经走过了吗?”
  西木野真姬这才发现由子还待在班里。
  “啊,我今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晚走一些”
  看着西木野真姬带有试探的眼神,由子不由得不安起来。在她的印象中,西木野真姬是个隐晦又聪明的女孩,平日里并不活跃的她脑子却里把能任何事情想的明明白白。
  由子冥冥之中可以感觉到西木野真姬身旁的危险,但是一个渺茫的人类又怎么会给自己如此匪夷所思的压迫感呢?由子实在是想不通,也不愿意去想。可最近值得她怀疑的是——从上个月开始西木野真姬就很晚回家,就连组织的追踪者也无法调查出她的踪迹。
  西木野真姬偷偷地看了看由子飘忽不定的眼神,她猜由子应该有些事情藏在心里。
  现在是五点三十分,距离暗杀通知的下达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由子带着急促的步子走到距离教室最远的一个厕所附近,打开手机,认真地等待着下一封电子邮件。
  隐隐之中她感觉到不安,因为她无法确定接下来的暗杀对象会不会像以往一样难以对付,虽然上一次暗杀贪婪者的任务让自己扑了个空,但是接下来由子可能就不会这么幸运了。
  她带上耳机,播放着她平时最喜欢听的黑色星期五,并用随身携带的另一把手术刀在身旁的长椅上刻出缠流西美的名字。
  
  【叮——】
  
  听到了熟悉的提示音的那一刻,由子就像是收到了定时炸弹一样立马打开了那封电子邮件——
  
  「忌月蚀日之前杀掉西木野真姬……」
  
  这个任务让由子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她应该是想通了西木野真姬最近异常的原因——
  察觉到了组织的存在。
  任何察觉到组织存在的人都是必须死的,任何成员都知道。
  由子没有急着开始执行任务,半天的时间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况且猎物就在眼前,自己随时可以杀掉。接下来的由子或许可以放松一下,完成任务来得及追上西美和她一起去水族馆,然后一起回家。
  
  【叮——】
  
  由子又收到了一封邮件。
  她悠闲地点开邮件,不慌不忙地等着页面加载完毕。刚刚收到任务的她仍旧沉浸在如释重负的愉悦之中,幻想着接下来和西美待在一起的时光。
  
  「紧急通知……」这是一封关于同化人实验进度的通告「近日,实验室中制作IPEX的材料和同化基因已经所剩无几.........关于遗传IPEX基因和同化基因工程仍旧停留在孢子阶段............为了进一步推进同化工程的进度,组织或许需要一个标本与成品充当试验牺牲品...............」
  
  可是组织要到哪里去找呢?如今同化人基本上已经被赶尽杀绝,幸存的几个也都被当做实验品,几乎已经没有剩余的了...
  “等一下……”由子盯着刚刚刻在长椅上的名字,“西美不就是……”
  一丝一缕的压迫感袭来,由子的心脏就像堵在了嗓子里一样。
  
  【叮——】
  
  她又收到一封邮件。
  她祈祷着不要是最糟糕的结果。
  她盯着窗外的夕阳。
  她准备摁下锁屏键。
  她又看了看手机。
  或许是在多虑?
  但是,点开之后的一刹那,几分钟前的美好幻想全部被几个字撕破——
  
  「杀死缠流西美」
  
           她屏住呼吸,然后默默把手机放在口袋里。在绝对服从和感性的分叉路上,她是组织的麻痹者,又是缠流西美的恋人。
  由子盯着镜子的自己,那是麻痹者吗?麻痹者是花美由子,还是花美由子是麻痹者,到底哪个才是真真正正支配这具肉体的?
  今天是粉红色的,还是血红色的,还是灰色的,还是黑色的。应该是那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再加上愤怒、无奈、被动,那些杂糅在一起成了花美由子和麻痹者。她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成为麻痹者,想起了挥之不去的痛觉,又预见了无法改变的未来。
  

              ●             ●              ●

  “西木野真姬,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由子颤抖着来到真姬的背后,她搂住真姬的腰,悄悄地伸出藏在兜袋的手工刀。
  “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麻痹者在暗杀时根本不会理睬任何提问。
  “知道人类为什么会感受到痛觉吗?”
  由子抚摸着真姬的脖子和脊柱,她把藏在真姬心中的一朵花揪出,让那个位置永远都不会被填补,永远都不会被感知。
  “因为……活着?”
  “不对……因为一旦人类失去痛觉,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西木野真姬才发现针织衫全部被鲜血的浸透,映射在窗户中的脖子也被手工刀割出六道伤口,甚至有一把刀从背后捅到了胸前。
  西木野真姬,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前一刻意识到——她失去了痛觉。

  (未完持续)
  
  

图源: PIXIV
カオミン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1236873

晴天因来之不易而珍贵

你因独一无二而意义非凡

看到天空中的乌云了吗

那是我的心中的波澜

我想把它传递给你

所以

这个世界下起了雨

九月意味着夏天结束

凛冬将至预示着下一场暴风雪

鞋子被积水沾湿

雨伞被雨滴亲吻

你就是大地

我就是乌云

你感受到了雨滴

那是我的嘴唇

然后我们让这个世界安静下来

温度太高不适合我们静下心来好好的休息

你是乌云

我是大地

我折射出你该有的样子

那是我身上的积水

互相太过自私不适合我们好好的看透彼此

然后

然后进入了冬天

那么

那么冬天来了

那么

那么

春天一定不会太远。









P.S.中秋快乐

                           第四章

                    VS 麻痹者   其一

  她叫花美由子,是组织的背叛者。

  她一直关注着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凌晨女高中生脚裹红毯离奇割腕猝死,成年男子莫名曝尸河滩,大学生在宿舍集体自杀……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但是有些阴谋论者认为其背后一定会有一丝一缕的联系。人类的猜疑链因未知而生,又因未知而迷。人类就是一个个恶魔的晚餐,他他们被蚕食着,肉皮之下的心早就不再纯洁无瑕。

  然而人类的猜疑链对于花美由子来说,其中的一切都清淡无奇。作为曾经组织的一员,她知晓所有的阴霾都是由一个个恶魔组成的。

  “都三个月了,同化成功了吗?”缠流西美问她。

  “暂时没有”

  花美由子拿起被压在笔记本下面的IPEX药剂,狠狠地给自己扎了一针。

  同化为人类是躲避组织追踪的最后一种方法,因为组织对于人类的肉体了解甚少,不可能会像定位成员那么精准。

  “一下子扎的这么狠,会很痛的。”

  西美穿上衣服,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是由子心中最后的防线,在同化成为人类的过程中,由子也慢慢懂得了人类爱与性的感觉。

  “……”由子忍着药剂带来的副作用,“但是总比组织里的暗杀者杀死要好许多。”

  “早晚都会死的。”

  “不会的,我不会死……”由子用绷带缠住西美被割开的伤口,“我会一直保护你。”

  “如果被同化成人类,你总会面对那一天的。”西美握住她的手,安抚她说,“命运已经安排好了安排我们的终点,我们只要努力地走到那里就行了。”

  “但是如果,我杀了西木野…”

  对面楼顶夜行灯的灯光照进房间,被地上玻璃的碎片折射到花美由子的瞳孔中。她露出红色的牙齿和锋利的指甲,在黑暗的客厅中散发出懊恼的情绪。

  “杀了她就不会成这个样子了。…”她咽下药剂带来的痛觉,故作镇定地对西美说。

  “你在抑制。”

  IPEX给由子带来的不仅仅是同化成人类的基因突变,也提高由子的神经元信息交流频率而变得更加兴奋,每扎一针,她都会比上一次更加渴望抑制剂,就像卡洛因一样,瘾头一次比一次强烈。

  但这种副作用的抑制剂只有组织和已同化者的血液中拥有,可是凭自己现在的状态去和任何一个一方搏斗那简直就是送死,同化过程中的痛觉神经让她在打下一针之前的八十二个小时内一直忍受着基因突变和形体变异带来的痛苦。

  由子看了看西美,她也是同化人。

  “可以,帮帮我吗?”

  由子摸着西美的大腿,将她压倒在自己的身下。

  “只要是你,我都愿意。”

  西美割开自己的手腕,让由子肆意地吮吸自己的血液。人类的血浆蛋白和藏在血液中的抗体是对抗痛觉神经最有效的武器,就像是进食,每一次把血液咽下去,胃部就会给大脑释放出一种满足感和充裕感。

  但是西美不会如此得纵任由子,当自己的眼前发黑的时候,她立马推开欲求不满的由子。

  “我累了……”

  西美也为自己打了一针IPEX,对于同化者来说,那是一种治疗伤口的药剂,可以将健康水平立即恢复正常数值。

  由子想要继续,但她深知西美不会允许自己再喝下去了。

  懦弱无助的花美由子不停地用舌头挑逗着自己的嘴唇,手也在枕头下里摸索着某个尖锐的东西。

  【叮铃铃……】

  铃声是从卧室里床来的。

  “可以接个电话吗?”由子用袖子擦去了嘴角的血。

  “嗯。”

  “谢谢你。”

  西美穿上内衣和衬衫,缓缓地推开卧室的门。

  这是她第一次进入由子的卧室,西美一直都想和她在卧室里一起●爱却总是被她拉到客厅的沙发上,说是卧室里有些不能看的东西。也许是曾经组织的机密,西美没有过多怀疑。

  阴森森的卧室里只有手机屏幕发出的一丝微弱的亮光,她伸手摸索着灯的开关,可是不经常使用的灯早就已经坏掉了。

  【铃铃铃……】

  铃声又一次的响起。

  她不得不在黑暗之中拿起掉在地上的手机,接通了来自陌生人的电话。

  “喂?”

  对面并没有回应,整个卧室安静的像乱坟岗一样。

  “你好?……”

  风吹动窗帘,在月光之中,她仿佛看到了窗帘背后有一个身影。

  西美突然注意到床头旁的向日葵长得有些奇怪,一副抽象画也被挂在墙上,就连窗台上的蜘蛛长得也有点像手臂。

  凉风习习,她些许感觉到背后有些痒痒的。

  嘟——嘟——嘟——●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就挂掉了电话。西美还是害怕起来,但是紧接而来的又一通电话打断了她想要逃跑的念头。

  “咳咳……”电话那头是一名女生在讲话。,“对不起……”

  “什么?”

  “麻痹者,想要……更多血……”

  等到西美注意到这声音就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她的血已经从眼睛里流出来,腹部既下体被切处大大的一个口子,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腰,但是那里只剩下了白露的骨头。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只是看着残缺、皮开肉绽的肉体,她有些害怕。西美在这一刹那理解了为什么由子在连续打了三个月的IPEX也没有被完全同化为人类,麻痹者的身份让由子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恐怖的存在。

  花美由子吻住已经奄奄一息的西美,透过她的眼睛,由子读懂了她的愤怒与不解。一刹那,她想起自己也曾经这样杀死过自己的哥哥,她和他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因自己作为麻痹者的冲动而死。

  花美由子用红色的毛毯裹住了她的的脚踝,顺便把她的血全部抽出来装在针管中。

  从此以后,她将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同化成功的非人,也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存在,她不敢面对人类,也不敢面对组织,曾经相濡以沫的人,也因为自己而死去。

  (未完持续)

图源: PIXIV warudakumi.com/

  “你认为什么是全部呢?”日香问西美。
  “全部?”西美一开始有些诧异,“为什么要问这个?”
  “有些好奇。”
  “全部……就是是数学里的全集吧,里面有很多包含和被包含的关系,整个全集就是这个世界,自己的国家就是一个真子集,包含着各个城市,而城市又包含着你我他。”西美画了一张韦恩图出来。
  “但是,如果一个人就是全集呢?”
  “一个人不可能是全集的。”西美否定了日香,“如果一直都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全集那么这个世界又是什么呢?世界不会是自己的自己的子集,所以只有认认真真地作为全集的一个元素活着,不停地为全集贡献,这才是人生的真谛。”
  全部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如果把自己当做是一个空集,那么就意味着自己被这个世界除名了,你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元素都没有交集,那会很孤独吧。
  “我觉得我们不仅仅只是一个元素。”日香打开窗户,把目光聚焦于正在对面教室里上课的真姬,“集合里的每一个元素都是无法与另外一个相互交融的的,我们也是一个小小的集合,所以我们会会故互相地交融、理解,我们有交集,也有并集,我们身体内的某些元素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也有某些元素是属于与另外一个人的并集当中的,所以我才会喜……”说到了喜欢,日香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以你才会喜欢上音乐社的每个人。”西美故意接上了日香的话。
  “……嗯。”
  

——《流逝与时间——总是留不住那个被称作是全部的人》

图源: PIXIV

什么都不是,因为你就是我的全部。我们都在害怕时间的流逝,却忽略了流逝的时间。那个东西也同样珍贵, 人们不能总是活在恐惧之中,他们必需在流逝的时间中抓住些什么。

——《流逝与时间——总是留不住那个被称作是全部的人》(流逝的时间)西木野真姬

马上就要写完了

如果占tag的话抱歉

图源Pixiv

自从2016年喜欢上妮可酱和妮姬已经快4年了,写文已经三年,经历了初中到高中的成长。仍然记得十月份打开妮可酱鬼畜的那一刻,万劫不复反。

尽管有时想要放弃,但是都坚持了下来,希望以后会一直地喜欢下去。

2019.8.13

  

                             第三章

                        恶魔矢泽 其三

     “你是被骗了,还是,这完全是你自愿的。”

  矢泽日香攥着手里的铃铛,沙沙的响声回荡在整个小巷。

  “你是谁?”

  贪婪者望着远处的恶魔,

  “吾名即是——矢泽日香。”

  她从高处的房屋跳下来,刚刚刮起的一阵风将她的长袍吹起,

  “我是谁你无需在意,只需知道接下来你会死掉即可。”

  日香撇着嘴角说。

  “……”

  贪婪者皱起了眉头,似乎有点惶恐。

  “你,真的要杀掉我么……”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

  “如果我说我会杀死你呢?”

  “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大伤未愈,以你现在的状态就连碰我一根头发都是不可能的。”

  “该死……”

  咬破嘴唇,双拳紧握。

  “死期已到,贪婪者。”

  话音刚落,日香便从贪婪者的视线中消失。

  他紧张地四处张望,摆出随时准备迎战的姿态。

  铃铛声仍然回荡在耳边,死亡的气息弥漫在身旁。

  一根一根隐形的细线将贪婪者围在包围圈中,还来不及仔仔细细地观察,她的头发就剪纸一般轻松被削似的掉了一半。

  第二根细线近在咫尺,第三根也直戳要害……

           那些致命的武器并没有直接杀死贪婪者,她从肩膀处揪出绯女子的头颅警告日香。

  “出来吧,贪婪者,你以为躲在这个女孩子的背后我就对你无计可施么?”

  这是一场要挟,日香不想伤害绯女子的身体。

  “除非你答应放过我。”

  贪婪者知道,绯女子的身体是自己的唯一筹码,如果失去,自己终将会死路一条。

  “哼……”

  细线像利刃一般穿过了绯女子的身体,不见血迹,倒下来的只是另一具尸体......

﹉﹉﹉﹉﹉﹉﹉﹉﹉﹉﹉﹉﹉﹉﹉

  我的名字是东条绯女子,今年十六岁,就读于北海高中一年级,爱好是心理学,最喜欢的作家是野田风间。

  我最讨厌别人议论我脸上的雀斑,也最讨厌自己脸上的雀斑。

  我曾经对着镜子用各种工具清理雀斑,可最终都是无济于事。

  在同学面前,我会装作对雀斑毫不在意,因为如果我表现得异常在意,那么很多可恶的人就会用比挖苦我。

  真的好羡慕有一张完美的脸,因为有了一张完美的脸,就会给人以最美好的第一印象,并且会有大把大把的人追捧着自己和自己做朋友,让自己在社会上占有先天性优势。如果因为颜值高而被夸奖一句,我的心里会是十分幸福的。

  “你的心,是不完整的。”

  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位女士,她看起来有三十岁,身穿红色连衣裙,略有些破烂。

  “你在为某些事情而烦恼,而我可以为你解开心结。”

  一开始,我并没有理会她,只觉得她是个精神失常的人。

  我加快我的脚步,但我始终甩不开她,并且我觉得,这条小巷根本走不尽……

  “走累了么,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你,你是谁……”

  “我是拯救你的天使。”

  我被她微颤的声音吓得一动不动,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不要害怕,我真的是来拯救你的。”

  “不要靠近我……”

  那个女人把她冰凉的手放在我的胸口上。

  “是颗凑合的心脏呢……”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随着一阵寒战,我跪在地上,冒出一身冷汗。

  “说出你的烦恼,我们可以做一场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一场我可以帮你消除烦恼的交易。”

  “如果我说这个烦恼你无法替我消除呢。”

  “不会的,我发誓。”

  “那你可以将我脸上的雀斑消除么?”

  “小菜一碟。”

  “不可能,就凭你赤手空……”

  还没有等到我说完,她就抚摸了我左边的脸蛋。

  “这样如何?”

  我掏出随身携带的镜子,仔细地照了照脸蛋。

  “貌似……”

  貌似真的有效。

  “怎么,交易还要进行么?”

  “当然,不过我的代价是什么?”

  “代价……到时你自然就会知道。”

  虽然我有一些警惕之心,但是根本抵挡不住眼前除掉雀斑的诱惑,如果对生命有危险,这个病态的女人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如果除掉雀斑,我就会重拾自信,在大家面前抬起头来……

  我把手机藏在袖子里,随时准备拨通报警电话。

  “嗯……”

  那个女人又抚摸了我右边的脸蛋。

  我有一丝紧张,又有一丝期待。

  “好了呦。”

  我照照镜子,貌似真的消失了。

  “多上钱,要多少我都会给你的。”

  “我要的不是钱。”

  “那你要什么……”

  “我要的是你的心脏。”

  “什么……”

  还没来得及拨通报警电话,我就被她掐住喉咙。

  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啪的一声,我的手机掉了在地上。

  “人性的弱点,太明显了。”

  你是谁……

  我是贪婪者,人类的天敌。

  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我没有欺骗你,这是你自愿的。

  你根本没有告诉我……

  那又如何,结果已是如此。

  我后悔了……

  渺小的人类啊,心脏并不重要,那颗心脏再美丽,如果外表没有任何修饰它仍然是丑陋的,而我正好是你的救星,让你变得很加美丽,所以你应该感谢我不是么。

  不可能……

  糟糕,我的意识好像正在被她占据……

  快来救我啊……

  ……

  ……

  ……

  ……

  被贪婪者侵占的第十二天,我用尽全部力气爬到了小巷尽头不远处,我的意识随时可能被她完全占据。

  我感受不到心跳,因为我的心脏已经没有了……

  我好后悔……

  “是你么?绯女子。”

  那个人是……西木野!

  啊,是你的朋友,对吧……

  你……不要!快滚开!

  哈哈……又有猎物上钩了。

  不要!

  ……

  ……

  ……

  ……
  
  “啊!”

  醒来之后,在我前面的是倒在血泊之中的一具尸体。

  “我说,你是被骗了吧。”

  另一个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身穿高中制度的女生,她披着一件风衣,手里握的几个铃铛沙沙作响。

  “不要靠近我!”

  “……好。”

  她故意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瞬间,我莫名有了几分安全感,多了几分疑惑。

  “你是因为什么被贪婪者欺骗了?”

  她问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因为我想要拥有一张美丽的脸。”

  我不受控制地说出了这句话。

  “呐,非得要我打开你心中的防线,看来贪婪者害你不浅。”

  “……”

  和那个贪婪者一样,我变得动弹不得。

  “爱美之心是你的弱点,而贪婪者正好利用了你的这一弱点攻击了你,在诱惑下你主动地接受了他的请求,我说的没错吧。”

  “嗯……”

  “在人们追求外表的道路上有些人总会迷失自己,他们忘记了自己还有心脏这更加可贵的东西。如果没有了内在美丽的心脏,那再完美的外表最终也是废物。外表固然重要,但是和心脏相提并论,那东西简直不值一提。”

  “但是会被别人议论!”

  ”那些人不就是在追求外表道路上迷失自我的人么?过于顾及那些人的看法,值得么?”

  “……”

  我无言以对。

  铃铛依旧在沙沙作响,那个女生貌似是真正的天使

  倒地地上的尸体被撕成两半,那女生貌似是真正的恶魔。

  “记住,不要在追求外表的道路上忘记了心脏,那可是更加重要的东西。”

  徐风吹起她的风衣,发丝遮挡住她红色的眼睛。

  “你是恶魔么……”

  “如果说是,那我就是吧。”

  “如果可以的话,请修改我关于这一段的记忆,我实在受不了...”

  “……哼哼。”

  她嘴脸微微上扬。

  谢谢你。

  恶魔……

  ……

  ……

  ……

  次日,我正常去上课。

  我不记得最近几天发生了什么。

  只记得和家长闹了别扭离家出走了几天,并且病倒被好心人发现送进医院。

  老师一直在教导我不要叛逆,我的认错态度也很诚恳。

  落下了好多功课,要加把劲了。

  我看了看镜子。

  脸上的雀斑,也蛮好看的...

  清风徐来,我一直感觉窗外楼顶有人,那个人的名字好像叫做……

  矢泽日香。

  (恶魔矢泽篇 完)

图源: PIXIV